Uber以招募和解僱去修復形象

在2月份,Uber有一位前工程師發表了一篇文章,指責公司管理層性別歧視 - 領導層對女員工做出性要求,公司缺乏監督、做不恰當的績效評估,甚至拒絕處理女性員工的問題。

首席執行官特拉維斯·卡拉尼克(Travis Kalanick)為回應事件,任命前美國司法部長埃里克·霍爾德(Eric Holder)對這些問題進行獨立審查。在調查結束一個月後,Uber現已解僱20多名員工,當中包括一些高級管理層。

在檢視215項人力資源要求之後,其中有57人仍在探索,有31名員工被要求參加輔導或培訓活動,7人已收到書面警告,而在未來幾天內有可能有更多的人被解僱。

儘管終止有問題的員工是Uber向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,但公司將來還需要考慮如何預防這種事件再發生。令人擔憂的是,在三月份,董事會成員阿里安娜·赫芬頓(調查委員會委員)否認了性別歧視可能是Uber的一個系統問題,他說:

重要的是,現在還沒有處理好的問題都已經解決了,以確保婦女,少數民族,每個人都對Uber感到完全舒服。

據稱這些指控已經推動了總統傑夫瓊斯(Jeff Jones)在加入Uber六個月後辭職。在他離開後的一個星期,一名女僱員投訴,在2014年陪同卡拉尼克和其他高級管理人員到韓國的卡拉OK酒吧,並因為他們的一些不適當的行為而感到不舒服。

除了處理內部動蕩之外,Uber還有一個形象問題要解決。為此,公司聘請了前蘋果音樂行政總監Bozoma Saint John加入成為首席品牌官,而哈佛商學院教授Frances Frei則是新任領導和策略高級副總裁。

看他們能否幫助解決Uber聲譽問題,在道德挑戰業務來說是非常有趣的。談到她的新角色,在蘋果2016年WWDC活動中脫穎而出的Saint John告訴Business Insider:

Uber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快速成長 – 領導層和其他人都一直專注於發展業務 – 而這一刻是關於改變Uber的形象,並製定品牌故事的。那是還沒有完成的。

對於Frei來說,她可能會知道一兩件關於讓Uber為了自己成為一個世界一流的公司而自豪的事,而不是為自己而覺得尷尬。在2012年,她寫了一本名為“Uncommon Service:How to Win at the Core of Your Business.”。

卡拉尼克自二月份以來一直在物色首席運營官,Frei和Saint John至少可能在頭幾個月擔任新職位。在性別歧視要求之間,與世界各地政府機構的斡旋,以及要求要被視為員工的司機問題中,Uber已不做了不少的切割工作,以修復其的形象。

發表迴響